首页业界资讯 登山

尼泊尔Tengkangpoche峰不可攀登的北壁

作者:   来源:8264社区    6451人关注 2019-11-21 10:55
2019年10月11日到16日,的昆汀·罗伯茨(Quentin Roberts)和芬兰的朱霍·库努蒂拉(Juho Knuuttila)在的Teng Kang Poche峰北柱进行了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尝试。朱霍报道了他们首次在喜马拉雅攀登的真实经历。
2019年10月11日至16日,加拿大家昆汀·罗伯茨和来自芬兰的朱霍第一次来到喜马拉雅,他们对尼泊尔上昆布地区的Tengkangpoche峰的北柱进行了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尝试。2008年,的Ueli Steck和Simon Anthamatten首次攀登了这座山峰的北壁,在此之前,也有过几次尝试,其中最著名的是Matt Maddaloni和John Furneaux的攀登。2006年,在保罗·布赖德的支持下,两人以胶囊式的方法,在这堵山壁上经历了9天艰苦的日子,而后到达了5600米的高度,最后却又不得不放弃。
这一次,加拿大人和芬兰人以阿式风格攀登,避免使用悬挂和手钻,带上7天的食物,小帐篷、岩钉、双支架、路绳和6毫米的标签线。他们计划“以纯粹的风格或完全不使用”来攀登这条路线。
昆汀和朱霍突破了之前没有爬过的山墙,爬到了离山柱顶部不到100米的地方,在那里他们遇到了无冰雪覆盖的陡峭的又无法进行保护的石板路段。这时他们开始返回,他们最高到达了5930米,遇到的路线难度最高为M7,A3,5.11。

昆汀和朱霍试图攀登的Tengkangpoche峰北壁山柱

★★★
我和昆汀、蒂姆·班菲尔德在经过一段非常忙碌的时间后,于9月中旬抵达尼泊尔,因为克什米尔的局势对我们的来说似乎不再特别安全。第二个变化是,我们本来计划尝试Chamlang峰北壁,但今年春天已经被Marek Hole?ek和Zdeněk攀爬过了。
刚开始的几周,我们都在昆布地区周围慢慢地适应,但漫长的雨季和我持续一周的高烧使得我在月底前根本无法爬山。我们试图在10月初通过正常的西南山脊路线攀登Cholatse峰,但在6100米处,大雪阻止了昆汀和蒂姆。我只在海拔5600米的地方睡了一晚,然后就下山了。
在Cholatse峰之后,我们回到南池巴扎养病,然后来到了美丽的Thengpo村(4350m),这个村庄正好在Tengkangpoche峰的北边山脚下。 我们在Thengpo村研究了两天Tengkangpoche峰的山壁,然后我和昆汀打包了七天的食物、九天的燃油、岩钉、双支架、一根路绳,6毫米的标签线和一个轻便的帐篷,全部塞进了我们两个45L的登山包里。没有悬挂帐篷、螺栓或手钻。我们准备阿式攀登,或绝不攀登。 11日清晨,我们到达了山壁近处,那里有一个斜坡,是由附近攀登Tengi Ragi Tau的登山员Tino Villanueva和Alan Rousseau发现的。这个斜坡让我们直接跳过山壁下面长满青苔、没有雪的路段。不过我们还是穿越了一些冰冻的草地。斜坡从山柱的左边延伸开去,而Ueli Steck和Simon Anthamatten爬过的路线是在右边。我们经过了之前设想的露营地,并在下午2点在5400m处找到了一个更好的地方。不错的开始!
第二天,我们在山壁上的攀登时间很短。只爬升了150米到陡峭的山壁底部(5550米),但薄冰斜坡和复杂的石板路足够让我们去应对了。就像在在大乔拉斯山的北壁攀登一样。
昆汀在晚上我们进入帐篷之前,在陡壁上固定了一根30米长的路绳,试图在第二天早上真正踏上陡壁之前能有更多的休息。那将会是怎样的?
当照到陡壁时,我们就出发了。一个接着一个的陡坡。这绝对是昆汀善于应对的地形,因为他流利地辅助着,不管是使用自由攀登还是混合攀登,有的时候在一段绳距上就需要用到这些技能。太阳很快就落山了,但昆汀还穿着岩鞋呆了很长一段时间。我们经过了Matt Maddaloni's和John Furneaux到达的最高点(5600米),我们在那找到了最后的锚点,他们花了9天才到那里,而我们只用了2.5天。
昆汀在前面领攀
现在我们遇到的地形完全是处女地,尽管在较低部分路线也大不相同。不远处,裂缝都被冰封住了,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找到合适的保护点来攀爬。我们把两个背包都拖了上来,我在后面使用上升器。在这面陡壁的第7段绳距上,天开始黑了。雪浪十分迅猛,使得我们难上加难。我在一个小山檐下赶上昆汀时,他说我们露营吧,我同意了。我们仍在陡壁的正中央,条件十分艰苦。我们找到了一处能坐下的地方搭上帐篷,只能盖住身体,而双腿基本上是晃悠着的,雪浪在四周扑打着。那是一个令人难受的夜晚。
其实,那也是我能想起的最漫长的夜晚。第二天早上,我们一早就把东西整理好了,尽管雪浪依旧迅猛,我们还是动身了。现在该我在前面领攀了。
陡壁开始变得平缓,冰面终于可以攀爬了。有时,如果小心攀登的话,15-20厘米宽的冰带可以支撑得住,但还是无法保护,因为裂缝被冰封在后面。我又搭了两段绳距一直到陡壁顶端,这两段在这条路线上很可能是最优质的。
我们在海拔5880米的雪脊上找到了一个合适的露营点,但是我们花了几个小时用冰镐开凿,把地面弄得更加平整。尽管经过一番努力,但帐篷最后还是向着悬崖处倾斜。

第五天是休息日。那个痛苦的夜晚消耗了大量的精力,我们认为保持不动、吃东西和补充水分会有所帮助。确实如此,但那也带走了我们在陡壁上待了那么多天之后的一些动力。下午,昆汀又把路绳固定了50米高,这是迄今为止最艰难、最诡异的一段路程。光是看着领攀就让人觉得很可怕。
我们在帐篷里谈论着第二天的事。尽管头脑里还有很多问号,但最艰难的地形已经在下面了。明天,我们将设法到达山脊的顶端,以及之后到达6487米的顶峰。
第六天早上很冷,我们的帐篷上覆盖着厚厚的霜,湿了,而我的胃也出现了问题,但幸运的是,依靠药物得以缓解。
我们在阴凉处开始后攀升。然后昆汀爬上了一个雪坡,希望在那个山角后面找到一点什么特征,以便到达下一个雪坡的地方,这样我们就能到达雪脊下方的积雪平坦路段。但那什么也没有。也许我们从村子里观察到的仅仅是雪而已,现在已经被风刮没了。现在那里只有一块空空的大石板,就像其它地方一样。这块岩石十分坚硬,没有任何裂缝!这一段完全不可攀登。上面有的地方有冰,有的地方没有。也许还有别的办法,也许没有。而攀爬山柱的关键位置却还是上方……
昆汀开始折回,然后我们顺着山柱开始绕绳下降。这是一段漫长的路程,经过了过去六天里我们辛苦爬过的所有路段。这令人心碎,但却是在山上开辟路线这种艺术的自然组成部分。
下降的过程很顺利,我们只留下了少量的岩钉、电线和绳索。当下一个团队来尝试这个美丽的山柱时,也应该能有稍许的帮助。
2019年10月11-16日,昆汀和朱霍尝试的路线


天黑的时候,我们到达了Thengpo村,蒂姆和Phurba向我们打招呼,他们点亮灯光,带领我们走入美味达八饭和和温馨卧室的世界。


【注】我们希望未来试图攀登的人员能够尊重这座山峰,并以阿式风格攀登,不使用任何的螺栓和手钻。应该就是这样的。

网友评论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|
  • 回复

    真厉害 我可没这个技术体能 也没胆量..

    发表于:2019-11-23 07:44

  • 回复


    发表于:2019-11-21 10:53

发布新帖



9号福彩网址 全天PK10计划在线免费版 e77乐彩|e77乐彩导航|e77乐彩线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