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马纳斯鲁峰

7.0
(2人评分)
0.0% (非常困难)
50.0% (困难)
50.0% (难)
0.0% (简单)
0.0% (非常简单)
经度:84.33 纬度:28.33 高度:8156 攀登季节:4-5月、9-10月 所在地址:尼泊尔

马纳斯鲁峰简介

山峰简介
马纳斯鲁峰,海拔8156米,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尼泊尔境内。为世界第八高峰。西距安纳普尔那峰30英里。马纳斯鲁峰周围群峰林立,在它的周围有3座7000多米的山峰和许多6000多米的山峰,在众多山峰的簇拥下,他显得更为巍峨雄壮。当从近处观察马纳斯鲁峰时,人们会发现它山脊修长众多,冰川纵横密布,似乎从任何方向都可以顺利到达顶峰。但如果人们与它保持一定距离进行观察时,就会发现马纳斯鲁峰如同一把利剑直插云霄,傲然挺立,异常险峻。
气候状况
峰体上终年覆盖着厚厚的冰雪,坡谷中分布着巨大的冰川,冰川上有许多深渊般的巨大冰裂缝,冰崩雪崩都十分频繁。
进山线路
从乌鲁木齐乘汽车或飞机至阿克苏,再北上温宿后继续北行到塔沿拉克,然后徒步沿琼兰河蔷北上,可达托木尔峰南坡。登山大本营可设在职台兰冰川末端,海拔3700米处。另一条路线是从温宿东行至破城子,然后徒步溯河北上40公里,至吐盖别里齐。从此处也可攀登汗腾格里峰和雪莲峰。
攀登历史
1956年5月9日,日本登山队的两名队员和尼泊尔向导共4人沿北坡首次登顶马纳斯鲁峰。

1971年5月9日,日本队开辟西北坡新路线登顶。

1972年4月10日,韩国队在对马纳斯鲁峰东北坡进行攀登时遭遇雪崩,共有16名队员遇难。

1972年4月25日,澳大利亚人沿西南坡全新路线攀登马纳斯鲁峰成功。

1974年,日本一支女子登山队登顶该峰,成为第一支攀登该峰成功的女子登山队。

1996年4月至5月,“中国西藏14座8000米以上高峰探险队”攀登马纳斯鲁峰并成功。

1996年5月12日,墨西哥登山家卡索里奥(CarlosCarsolio)登顶该峰,完成14座8000米级山峰的攀登,用时10年。他是世界上第4位完成此项壮举的登山家。他提倡用“阿尔卑斯风格”,即只有2至4人组成一支很小的登山团队,不用固定绳索来进行山峰的攀登。截至2003年,一共也只有240人次成功登顶,但同时也有52位攀登者为此付出了生命。
攀登线路
不详

马纳斯鲁峰的点评

难度评价
(困难)
攀登日期

2015-09-08 至 2015-10-03 共 600小时

费用协作

登山费1万美元;直升飞机来回1500美元;登顶消费1000美元; 厨师消费300美元;来回加德满都机票费用5000人民币左右;其他个人消费1000人民币左右。
参加的是尼泊尔当地的seven summit 公司
我们的队伍是由13个中国人组成(其中一人因家事到达大本营第二天下撤回国)

我的建议

1、如果可以,尽量选择商业客户多的队伍,这样未来面对攀登变数的时候登山公司会更有压力。 2、日常训练是加强心肺功能以及腿部力量的练习。 3、建议不要省钱,直接直升飞机来回,这样可以增加在高海拔的适应时间以及节省体力。 4、大本营有狼出没,所以建议晚上需要特别注意。

攀登综述

死亡率属于八千米雪山中的第一梯队,主要由冰崩或者雪崩造成。
强度:高BC----高C1----C2----C3----C4,营地间的海拔高差在400-700米间,是比较合理的高差。高BC到高C1,主要为裂缝区;高C1-C2主要为冰崩、雪崩高发区混合裂缝;C2-C3主要是横切路段;C3-C4是持续的坡度上升,越上越抖,快到营地时坡上有亮冰;C4到顶峰为陡坡缓坡混合区,主要风险是夜间视线不好的滑坠。
难度:马纳斯鲁峰的难度就在于频繁的雪崩、冰崩以及冰裂缝。
所需装备:连体羽绒服、8000米级别高山靴、羽绒手套、防水手套、抓绒手套、速干衣裤、保暖衣裤、厚羊毛袜、高山镜、雪镜、头盔、厚抓绒帽、头巾、安全带、主锁、扁带、冰爪、冲锋衣裤、软壳衣裤、排骨羽绒、冲顶背包、保温水壶……
详情攀登日记供参考:
http://bbs.8264.co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5181788&page=1&extra=#pid74783927

图片
难度评价
(难)
攀登日期

2012-09-03 至 2012-09-25 共 528小时

费用协作

6万人民币,尼泊尔,seven summit公司,商业队。

我的建议

雪崩、裂缝、高海拔、冻伤、滑坠风险,8千米的风险因有尽有。每年都有人死,所以,别以为简单的8千米可以当作赶集。适应做好,确保做好,雪崩可以预见,冰崩无法预见,拼人品。

攀登综述

登山是一种煎熬,无所谓纯粹的攀登方式,只是内心是否纯粹而已,命运安排给自己一段对话的机会,只可惜,人都是健忘,好了伤疤忘了痛,我想努力的回忆起那些在山上受到的启发,在逆境中、在寂寞里、在无聊的煎熬下。
事实上,山难现在已成为一组数字,甚至保不定下次登山的时候是否会被记起,无论你多么辉煌的追求过崇高的理想,乃至付出生命,都会因为时光的流走而被人淡忘,重要的在于自己的轨迹刻在什么样的高度——向12名遇难者致敬,很荣幸能成为你们的队友!
感谢这一个多月来相伴的队友:老盐、如风、虫草、静雪、大叔,以及著名的国内高山向导杨春风、张伟在登山过程中给予我无私的帮助。
我的 第一个八千米,第十座雪山,第十一次攀登。
8千米的商业攀登,舒适度远超于之前任何一次登山,技术难度对于我来说几乎不是障碍,风险来自于雪山本身潜在的危险因素,例如:滑坠、裂缝、雪崩、冰崩、冻伤,以及需要保持身体状态的稳定,前期身体不断的出现问题,幸得后期的调整恢复。
每天用手机记下一些所得所想:
8.28,到达Kathmandu(加德满都),没有高楼大厦,达瓦在机场迎接了我们,献上了哈达,这里紧靠西藏,保持着藏族的习俗,达瓦替我们赶走了索要小费的机会主义者。

罗布林卡接待了不少的登山者,很多队伍这几天相继来到这里集结。
在房间里接到女孩的“骚扰"电话,竟然用中文要求上来和我们聊聊,不由感叹祖国的强大。(当时误认为是XX,后来得知是英国一信息采集组织在收集登山者信息,糗大了!)
8.29,队友们陆续到位,在加都等天气,这个季节是雨季,趁机逛了逛Kathmandu。

著名的廓尔喀弯刀,不过据说很多都不是手工打造的,在里面看了很久,差点就下叉了。


老皇宫门前维持次序的女警官


老皇宫,远远的观望,静雪迈着太太步打算带我们走后门进入,谁知。。。

在寺庙写生的酷哥,摄影,本身是一种感觉!

8.30,静雪一早就出去买了不少鲜花,这个喜欢花花草草的女孩。队友到齐,登山的快乐来自于不同文化和幽默。
忍不住添置了几件装备,比国内便宜多了,在装备问题上,我一直自豪的是几乎最小的代价逐渐添置。
难怪有人说8千米又是另外一种登山圈,需要更多的资金,有钱人显然更多,话题尽是如何珠峰、如何K2,安全在这些新人面前早已被金钱掩盖。也好,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登山,享受我的登山。
晚上请夏尔巴Lakapa吃饭,破了酒戒,作为联络官几乎不停地在翻译。
8.31,随着登山海拔的增加,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多,老盐和我一样,逐渐的不说真话了。
今天的心律和血压估计不太理想,或许之前的装修一直扰乱了生活规律。
忍痛又买了一副julbo的墨镜,还好明天进山,否则很可能会被掏空的。
9.1,愤怒小鸟国际登山队成立,因为大叔是日籍华人,所以冠以国际。

如同小时候春游一样,大伙兴奋之极,尤其以如风为典型的,你躺着也会中枪。登山需要这样活跃的氛围。
到达第一站,丝毫不比海滨度假村逊色,初识chris,L,老外登山很享受,无论是物资还是心态都准备充分。

9.2,虫草昨晚对敌人的估计失误,自己被Chris和L喝倒了。

L也元气大伤
一夜的瓢泼大雨,早晨,如风为了一个芒果摔了个底朝天,冰河世纪的那只松鼠也为了松果不要命了。有趣的队伍。
静雪祈祷一个强壮的夏尔巴,到货了,索纳,不过没登过马纳斯鲁,静雪有些失算。









远处的瀑布飞流而下,在山谷边坐落的木庭一下提升了登山的境界。


虫草改喝毛峰

这样的吊桥走着脚会发软

队伍中弥漫着浪漫的土壤芳香,老外对我们狂笑的状况一直摸不着头脑
一身的臭汗,冲了个凉,钻进简陋的阁楼休息了,对面的瀑布声就像一台巨大的机器轰隆作响,据说明天有温泉可以泡。
(和跳蚤的恩恩怨怨由此刻开始)
9.3,昨夜依旧是狂雨肆虐,上午烈日暴晒。像赛德克巴莱一样贴着悬崖行进,对面仿佛就是彩虹桥。













人就这个样,经过各样的道路,不同客栈,最后登上自己的顶峰,无论住过什么样的豪华酒店或是破烂不堪的草棚,都只是一个站点而已,都会成为过去。
还有四天到samagam,早已习惯一身的臭汗了。今天跋涉有些辛苦,没有伞,在烈日下自己就像一块韩国铁板烧。
到达驿站,队里有了女人就不一样,静雪帮大家洗了衣服,和老盐干了瓶啤酒,洗完听着许巍的旅行享受夜晚。
9.4,虫草今天的花样是不喝水徒步,结果给整抽筋了。
两老外强烈要求加入我们,因为这是一支最happy的队伍。
no,no,no,no,OK成为我们和老外的一种幽默方式。虫草的夏尔巴到货,英语很差,a little 碰上a little。







9.5,连续几天15公里/天,持续的拉练。
啤酒越来越贵,坚持凉水洗澡,完全置身于自然之中,nice。
沿途没有丝毫手机信号,迫使自己不去理会外界的干扰。





9.6,大家的状态明显疲惫,心率也高居90,明天将到达samagam,结束这场漫长的徒步拉练。
9.7,超萌的雪猪(土拨鼠)在村口迎接我们。samagam海拔3500,修整两天上大本营。
不止一次被误认为当地的向导,胡子让我更糙了。
洗澡的凉水也越来越冰,仅剩的热量被带走,换来一身清爽。
心律下到70,和老盐整了瓶威士忌,结果场面失控,像疯子一样喝酒、欢笑、跳舞,登山,我们就是一群不折不扣的疯子,醉倒在3500米。







9.8,每天总是醒于两类型的梦,心跳加快。
去藏队营地窜门,晚上看着虫草带的电影,无聊的打发着时间。




赞布为我拍下这张照片,一个有单反的夏尔巴不是普通的夏尔巴,我申请他作为我的协作,我需要的不是力哥,而是搭档。



9.9,无聊也源于没有准备充分的物资,一直提倡轻量化的理念看来不适合这样的商业攀登,多带一个笔记本、一本书,尤其是我的7D,至今都在后悔。
在附近进行适应时,找到一种介于自主和商业攀登之间的方式,可以快速、安全的享受登山,欣喜若狂,老盐也热血起来,这次的意义更为重要,体验8千米身体适应及用氧情况,了解夏尔巴的服务范围及能力,熟悉高海拔装备,这或许是攀登本身最大的收获了。
下午找到了那只雪猪。




老盐的行为够它喝一壶了,下山时我们都在担心它是否跟我们一样苗条了。


学校的小孩不需要听懂我们的语言就能明白,帮老盐运着石头




我这人闲不得,无聊久了就要出状况,拉肚子、咳嗽、发烧相继而来,服用了大剂量的药物,相信明天会好起来,就要上大本营了。
9.10,感冒在加重,竟然在节骨眼上吃错药(治疗热伤风的),shit,目送着队友们出发,我要在这里休息两天养病。
晚上找赞布要了个睡袋,捂了一身汗,心里才踏实下来。
9.11,其他的队伍相继出发


这一天,就这样躺在床上望着远处的雪山......


期待尽快归队。
9.12,康复得不算足够,但足以应付,打包,上山。

在BC,喉咙疼痛加重,沿途吸入的冷空气、以及海拔的升高(4900)让所有的症状都被放大。
再次回到队伍中大家和我一样都很高兴。
今天是祈福的日子,达瓦请来喇嘛诵经,祈求山神的保佑与原谅,队员们将装备围至玛尼堆,接受祈福,我索性把所有的都背来。





9.13,迫使自己参加拉练,到C1,然后折返。感冒未能全愈,走得前所未有的吃力,坚持到一半就撤下来,我一直主张积极的适应。

队伍实在忍受不了L的自我与粗鲁,集体表决让Lacapa将他驱逐出我们的营帐。
晚上用静雪的盆子烫脚,虫草也从藏队为我拿回了药,温暖的团队。
9.14,9.15,随时都能听见巨大的冰崩声,已连续下雨好几天,感冒也反复着,艰难而小心翼翼的调整着状态。
等天气的好转,好进行下一次拉练。
只有聊天、看电影,这也是登山的一种忍耐,心理承受着巨大的考验,我究竟在做什么?
9.16,怀念北城天街的阳光和咖啡,还有在车里享受驾驶与音乐的感觉,这里,唯一只有卫星电话和外面的世界保持着联系。
9.17,一夜的大雪,拉练仍然处于停止。






夜晚,响起了小娟的500 miles,一个人的旅行,寂寞的寒冷胜过这冰冷的夜晚。
9.18,早晨,雪快埋住帐篷,开始记不起昨晚的梦,看来睡眠在转好。

雪人,为营地增加了一些活跃的气愤,只从上到BC以来,营地的气氛就远不如山下。

居然有西瓜,夏尔巴公司看来很会安慰我们快要崩溃的心。
9.19,上到C1进行第二次拉练,原计划再上到C2,但时间不足以保证休息,预计25日出发正式攀登。
9.20,再三要求下,坚持在C1多住一晚做更好的适应,正式登山的时间窗口在接近,这不是自主登山,但也是在忍受寂寞和痛苦。
人生的财富不在于你有多少钱,而是你活得有多真实。












9.21,9.22,登山其实是命运安排给你一个独处与自己对话的机会,可以用来思考、冥想。
9.23,乌鸦在天空盘旋,早上的大本营气氛异常沉重,对讲机不听的叫喊着,
雪崩。。。在凌晨发生,高C2营地全军覆没,第C2也受到冲击,遇难人数不详,直升机不停地往返C2与BC之间。
飞机上抬出的伤员冲击着每个人的神经,一名夏尔巴在哭泣,据说抬下的第一具遗体就是他的弟弟。




西班牙队友马丁,一路和我们走来,已确认遇难。
我在马丁的帐篷前放上了一块石头,紧闭的帐篷。。。雪一直在下,时间锁定在2012年9月23日凌晨4时。





我们永远会记住这个名字:Gasull Roig Marti
确认5人失踪,8人遇难(最终人数3人失踪,9人遇难)。
清点完他的遗物,通过类似社保卡的物件联系上了他的家人。
或许我也会有这一天,顿时意识到,我也是一名登山者,面对的也是残酷的现实。
头又被风吹疼,杨春风、张伟又给了我一些药。
(写到这里时,键盘下的沉重与残酷。。。山殇)
9.24,飞机又继续盘旋,往返运送遇难队员的遗体,搜寻还在继续,我们继续待命,这是近95年梅里雪山以来最大的一次山难。




傍晚,远处天空出现了数条金色的光线,夏尔巴说,那是通往天堂的路,大家都在为他们祈祷。

开会决定,攀登继续,雪崩摧毁了C2营地的物资,帐篷、氧气。
攀登将继续,物资随攀登背负,我们将全负重。
9.25,今天许多队伍选择了放弃。
学习了氧气面罩的使用,我们已做好了所有的准备。
头继续疼,继续便血,或许火重,管他个鸟,对于留在山上的那些人来说这算个鸟,登山不会是完美的,这也不是第一次了,困难是用来克服的,轻易的放弃就不是登山了。
今天营地的氛围也开始好转,夏尔巴开始在玩游戏了。
夜晚的月亮将雪山照得格外清晰,我们知道,天气的窗口打开了。
9.26,阳光从云层透射下来,天气晴朗,直升机在2号营地继续寻找遇难者遗体,同时帮我们检查雪况。

拜完山神,正式出发。
到达C1。
9.27,近9小时的攀登到达C2,赞布状态不佳,所有都是自己负重,为了减轻重量,过早穿上连体羽绒,汗如雨下,体能流失严重。
C2海拔6837。













沿途随见雪崩痕迹和破碎的帐篷、物资。







9.28,上氧,很轻松的来到C3-7400。











C3 7400,顶峰就在中间
9.29,冲顶日,8156,早上9时登顶。




老盐(左)我(右)


虫草(左)我(右)



下撤时才知道一路走过的路是多么的漫长和丰富,无数的裂缝和下降。
直接撤到BC时已精疲力竭,达瓦在C1的路上迎接我们,没有什么比喝口可乐更幸福的了。
才知道,博士在大本营号召了香港100多基督教兄弟为我们祈祷,每天去玛尼堆为我们祷告。
双眼轻度雪盲,幸亏在山上警觉到。
9.30,大本营准备好了登顶蛋糕,对于达瓦来说,这是一次巨大的成功,尤其在这样的情况下。





切开蛋糕前,队员们一起为山难中遇难的队员默哀。。。
午饭后拖着沉重的双腿下到samagam,晚上,又是一场开心的醉。

都是无酒不欢的男人,欢,是尽兴投入的狂欢,场面再次失控,跳了不知道哪个国家的舞,唱了不知道哪个国家的歌,最后一个接一个的被抬进屋,晚餐算是白吃了。
10.1,告别夏尔巴,告别马纳斯鲁,告别那些永远留在这里的队员。

一直以来登山都是备受争议的话题,站在山上你看到的不只是世界,还有自己的灵魂,去他妈的争议,世界在自己脚下,生命在每天结束,没有什么比真实的活着更重要!
作为一个人,从落地的那一刻就该发誓,坦然的接受这世上的一切,包括任何意外,自己的、亲朋好友的,因为,我们是真实的人。

附/总结:
1、 感谢所有的队友,感谢杨春风队伍,感谢夏尔巴给予的无私的帮助。
2、山之厨的方便饭值得使用。
3、登山的节奏控制尤为重要,定时水分的补充。
4、添置patagniya的排汗内衣。
5、零食对于商业登山来说可以改善口味。

写点评

注:转山线路不在山峰点评范围之内,山峰点评仅针对攀登进行点评
难度评价
攀登日期
---      时 ---
费用协作
我的建议
攀登综述
注:写点评操作需绑定手机,

热门

周边山峰

顶部小山
01彩票网-Welcome手机版登录地址 e77乐彩注册,e77乐彩平台app下载-www.jantsi.com 9号福彩平台